1zplay电子竞技欢迎您 今天:2021年09月18日 星期六

创新推动休闲标准化

发表日期:2015-03-09  来源:休闲资讯  编辑:魏小安   浏览量:1341

首先谈谈我的一些想法和感触,标委会到今天三年多了,也形成了一系列的成果。经常有人问我:魏老师,您都已经功成名就了,还把自己弄得这么忙,这么辛苦到底图什么呀?

我想了想说:因为我希翼能为社会做点小功德,小贡献。像改变社会扶贫安邦的大功德,我做不了。但可以做点培养国民休闲意识,提高国民生活质量的小贡献。因为经济在进步,社会压力也随之增加。现代人对生活的态度太急了太忙了。情绪得不到舒展,压力没处释放,怎么办?如果大家都会玩了,有休闲意识了,生活质量也就改变了。所以说社会观念的变化:要从“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转变到“工作是为了休闲”这种态度。

宣传旅游休闲是创造幸福的基础,实现幸福的渠道,感受幸福的领域。这就是大家一代人的使命,尽量为下一代人去改变他们的宿命。这就是我的出发点,做这点事还是有意义的。这两天开会,我想了一个中心,就是以创新推动休闲标准化事业。围绕中心,我谈几个看法。

一、 创新推动休闲标准化

1、进步的过程

休闲大发展的格局形成,大开拓的机遇产生。2月18号国务院发布了“国民旅游休闲纲要”。4月25号国家主席签署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这是两件大事尤其是后面一件事,相当于中国旅游发展35年的一个转折点,也必然是一个上大台阶的机会。

当然很多东西都在变化,比如说“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08年的时候国家旅游局提了一个想法,说要制定“国民旅游计划”,我听到之后就去找国家旅游局,提出这个事这么干不对,第一旅游是玩,老百姓怎么玩还需要政府来计划吗?第二只强调旅游,这个面窄了。所以我提出组织一个班子先起草第一稿,当时定的名称叫“国民休闲发展纲要”,后来写完了交给国家旅游局,中间也开了两次论证会,最后出台的是这个“国民旅游休闲纲要”。所以大家可以带着理想做事,但是不能按照理想做事。很多事情在某个阶段就是非驴非马。比如说“休闲”这两个字,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是温家宝时期第一次出现的,是和医疗、服务、生社区这些排在一起的。第二次就变成澳门建成世界休闲中心,等于往下退了一层。现在国务院能出台这个“纲要”,已经是历史性的进步。包括这次的旅游法,因为我前三天还再看旅游法的最后一稿,和发布的稿又有变化。我看那个稿上来说的很清楚,旅游是指“自然人休闲、游览、娱乐、会议等等”,相当于对旅游有一个定义,这一次这一稿定义改了,最后定下来是本法包括“游览、度假、休闲”,限定了这么三个方面。按理来说,前面说的更具体、更实在,但是现在能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我说的意思是很多东西不可能按照理想,必有这么一个非驴非马的过程。当然我不是说这两个,一个文件一个法,非驴非马。如果从学术角度说,很多东西是不准确的,但是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所以这两个东西连续出台,是多年工作积累的过程,但更重要的是反映现在到了这个阶段,提这些东西,大家都接受了。

2、变化的过程

所以客观说,一个大发展的格局正在形成。而且这里面尤其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对休闲的投资远远大过对传统旅游的投资量。我经常接触投资商,动不动就是初步考虑投资30亿50亿的钱,做休闲产业投资。这也说明整个市场在转向休闲。恰恰是在这个过程中,休闲标准化事业,大开拓的机遇形成了。我记得林平、王琪延,咱们是最早忽悠休闲这个事的,那个时候说“休闲”,有几个人接受?现在在法律里面有这个词了,在国务院文件里面有这个词了,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有这个词了,这就是进步。而且越是随着这样的发展过程,实际上对标准化的需求越强烈。所以今年几次大家开会研究,都说机会来了,把这个机会抓住,上一个台阶,来推动发展。

3、实施的过程

管理问题和认识问题,上午道局长专门说了这个问题,确实如此。在中国,休闲这个词汇就是一个贬义词,到今天也未必是一个正面的词汇,现在至少是一个中性词汇,不再说你游手好闲,不再说你吃喝玩乐。但是在实践中,这个弯要转还需要很长时间。比如说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当着我的面就说,抓旅游,重视旅游,没有问题,但是抓休闲,我不赞成。大家现在五加二、白加黑,晴加雨,号召大家休闲,那不行。他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就感觉一个问题,大家这一套做法对吗?大家就是地方的竞争,而且是GDP和建设方面的竞争逼出来这一套做法。美国总统不重要啊,操全世界的心,但是美国总统动不动就休闲度假,他们真是操心全世界的事,可是小布什时期是美国历届总统休假时间最长,休假次数最多的,他耽误什么事了。大家的政府绝大部分的工作量都是自己内部制造出来了,有必要吗?所以这种忙不能说没意义,只能说打掉40%的折扣,这个晴加雨夜总会就不需要了,五加二、白加黑就不需要了,再打掉10%的折扣,休闲就有了。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在是和平年代,建设时期,而不是革命年代,战争时期,如果官员处在这么一种工作状态中,整个官员层的精神状态就不正常,一个国家的统治阶层的精神状态不正常,这个国家就有大问题。所以我不赞成这一套东西,这就是现在的关键,这套理念不扭转,恐怕不行。

带薪休假制度,劳动法里规定的很清楚,但大家现在是全国的官场自上而下普遍违法,自觉违法,还以违法为荣,这还谈什么法制国家。仔细看看这个事,就是这样,所以类似这样的东西非常多,非常普遍,包括很多认识和说法都似是而非。比如说现在一句话,大家从传统的观光旅游转向休闲度假旅游,按说大家忽悠这个事,对这个观点应该很赞成,但我对这个观点原则上是不赞成的。不是说转向休闲度假,观光就不好了,绝对不是这个概念,可是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方式就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所以说休闲度假就要否定观光,这叫什么思路?应该是从传统的单一观光方式转向复合型的方式。因为大家是在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教育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大家觉得这样的思维方式是正常的,类似这样的认识非常普遍。中午我和吴总还说,因为她是搞教育的,我不赞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什么叫好好学习,什么叫天天向上,天天向上有个头没有?就因为这八个字,摧残了一代又一代的儿童,包括大家自己在内,也是被摧残的,我认为应该是快乐学习,健康成长。

4、认识的过程

好多东西能不能调一下呢?实际上在休闲领域的发展中,从上到下都有观念问题和认识问题,一下解决不了,一步一步慢慢推。包括刚才的王教授说的这些,我赞成,教授就是教授,学者就是学者,可是大家在实际操作中上来就抠这些东西,没法做了。因为我经常碰到人家问,休闲和旅游什么关系,看从哪个角度说。从旅游的角度来说,休闲是旅游的一个部分;从休闲的角度来说,旅游是休闲的一部分。这么说清楚了吧,?跟没说一样。但是大家没有必要把两者对立起来,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而大家做标准,上来就要定义,就得说清楚,所以尽可能的清楚一点。包括休闲的基础术语,这个基础术语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解决不了,可是有这么一个参照,总会好一点。这样还涉及到一个基本的问题,对标准的看法,我有一个作家朋友,他说休闲和标准是完全满拧的事,怎么能把这两个混搭到一起,标准是底线,就是在标准的基础上来追求,个性是高线,创造是无限。因为这些年尤其在旅游标准方面,大家习惯饭店就得追求五星,景区就得追求五A,认为标准是高线。如果把标准作为底线,保证基础,剩下的你尽情发挥,这个关系就好处理了。否则确实有这个问题,休闲是自由自在的事情,弄一套标准在规定什么呢?所以作家提的问题是有道理的,但是反过来说,把底线规定清楚了,就是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这都是观念和认识上的问题,这是我想谈的第二点。

二、工作思路

也是这几年的基本做法,实际上大家这几年的做法,和在机关做这些事,有根本的不同。在机关的时候有一套行政体制,有一个宣传系统,现在都没有。一定意义上赤手空拳打天下,但是吃准了几点:

一是市场引导。大家的标准之所以有生命力,包括原来一些旅游标准之有生命力,就是在市场。所以什么时候都要关注市场,都要把市场放在前面。

二是紧抓热点。既然关注市场,市场有什么热点必须关注。我就有一个工作习惯,听哪里有新做法,有好做法,自己就去一趟。所以就使大家这个团队包括制定标准的研发基地能够始终处在行业前沿,因为处在前沿,就把市场引领通过紧抓热点,转换成团队性的引领和思想性的引领。

三是创新导向。什么事都得研究创新,比如说大家现在就是研究国际上有什么东西,国内有什么东西,把方方面面比完了,你这个东西是新还是旧就能说清楚。或者说是在炒国际上的冷饭,但是冷饭也要炒出新花样来。比如说这个国家休闲区,美国已经搞好多年了,说起来也是一个冷饭,但是在中国,表现方式和运作方式一定不同,而且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和产生的结果也不同。像大家已经出台的标准和即将出台的标准,在国际上都是创新,他们是做了这个事情,但是没走到标准化。

发达国家为什么没有?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为什么没有?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发达国家经历标准化的过程短,马上就进入品牌导向的时代。发达国家企业标准很多,但是又行业标准,又上升到国家标准,这种事他们少,不是政府主导。而且迅速转向品牌导向。比如饭店星级标准,西班牙算是起源地,还有一些标识,但是到法国和英国没这些东西,人家是喜来登、希尔顿,是品牌的导向。大家由于品牌导向阶段还没有到来,所以现在还是标准导向。发展中国家好多事,也没有政府主导,所以这个东西也不灵。反过来说,大家处在发展中的过程,又是一个政府主导型的模式,所以大家做的很多事情,尤其是操作模式在国际上可以领先的,这就需要不断创新。

四是三方结合。标委会本身就是官产学三方面结合,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是官产学三方面结合。好处是可以全面整合资源,加上对市场的敏感和关注,就使大家的标准有生命力。当然,要讲操作力度,也没有那么大的力度,可是只要标准有生命力,一步一步走,一定会走出来的。

五是推动实际发展。休闲标准大家都欢迎,在国家旅游局的时候做标准,很大一个问题就是部门之间打架,每一个标准都得打的一塌糊涂。饭店星级标准当时和国内贸易部打架,他们说大家有国家标准,你们的标准只是行业标准,大家说大家这个是国际标准。当时张司长给国家旅游局的文件印出来都不能发,最后做了一番工作,这个文件才下发,使星级标准正式上了国标。这是1993年的事,一说20年了。再比如A级景区标准,这个标准出来的时候,我召开全国规划处长会议落实,就说了一句话,这个标准很难,大家如果觉得难,不推这个标准我不批评,但是希翼大家带头。因为当时国务院四个部门给各地下了文件,要求绝不能采用这个标准。

那个时候,标准当中包含部门的权利边界,到现在变成大家争取的东西,都觉得含金量很高。实际上是市场的含金量,而不是权力的含金量。现在说景区标准,不能一顶帽子大家戴。你穿上一身西装,非得弄一个瓜皮帽戴脑袋上,适合吗?穿什么衣服配什么帽子,休闲领域创造了一堆新的帽子,这些新的帽子,过了十年含金量照样高。现在来做,就简单很多,当然也不能说轻而易举,也得有一个过程。为什么放着容易一点的事,好的事,新的事不干,非的干大家已经不愿意做的事,完全没有必要。可是为什么有这个情况,因为看到了标准在实际中的作用。所以我相信大家这些标准,在实际生活中也一定有这个作用。

三、工作重点

一是针对性。大家在确立题目,立项的过程中,包括在制标的过程中,也有很强的针对性,这大概和标委会三结合,对实践的关注有直接关系。比如说休闲城市标准,工作对象就是市长;城市中央休闲区标准,工作对象就是区长;休闲社区标准,工作对象就是街道委员会主任;休闲农庄标准,工作对象就是乡长和村长;度假社区标准,工作对象就是房地产老板。工作对象都是很清楚的,在这个过程之中,首先通过标准提高质量,规范了,知道这个事应该怎么做了,应该达到一个什么程度了。

二是树立品牌。毕竟是国家标准,达到了国家标准,品牌就不得了。只不过现在市场还没有完全认同,只要市场认同了,标准的含金量就起来了。好多事情比做广告要强,比如说一个休闲农庄而不是农家乐,而且是采用国家标准,是国家级的休闲农庄,这个牌子比农家乐要强多了,就凭这个牌子,这一篇文章就可以做出来。

三是降低交易成本。在这个过程中,降低市场双方的交易成本。由于有牌子,消费者认可,消费者的交易成本也降低了,你的成本也降低了,这种降低交易成本直接算帐算不出来,但是在实践中会产生很大的作用。原来有一个酒店跑来找我,想升五星,我去看了一下说达不到,要升必须改造,又舍不得花钱,所以在市场上打一个牌子叫准五星,大家问准五星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正在申报,结果在北京最好的位置,生意就是不行,最后没办法了专门开了一个论证会,找他的上级单位论证了一番,必须得改造,必须得升级,五星牌挂上了,一下子就上来了,这就是一个过程。大家这些标准将来都会起到这样的作用,而且这样的标准实际上是给地方和企业提供发展的领域,而且是新的发展领域。这些作用起到了,这就是标准的生命力所在。

四是标准修订。在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中,死标准和废标准很多,可是我希翼大家这些标准是活标准。所谓活标准就是几个要求,第一符合实际,第二行业接受,逐步采用,不可能普遍采用,因为大家认识标准有一个过程,标准在实践中体会到作用也需要一个过程。比如说度假社区标准,房子好卖的时候,老板不关注标准,可是房子不好卖了,他开始关注标准。要能挂这么一个牌子,会对卖房子有利。市场也有这么一个过程,这样的话也需要大家一步步推。另一方面就是适时修订,保持标准活力。当然,现在大家的人手有限,干这些事,有一些事看透了,也做不下来。但还是要这么一步步做。

大家现在的基本做法,一是调研,始终不停,在调研的过程中就能够知道市场,能够发现热点。二是研发,就是制定什么样的标准,有一些标准眼下还成不了热点。比如说这次提的休闲教育标准,涉及到一个问题,教育部门怎么看。大家在制定标准的时候,我一再说这个标准这么定,定的太高,教育部门一定反对。还要问一句,家长怎么看,现在高考分数导向,就这么一条独木桥,家长能接受吗。现在是独生子女政策,学校连组织春游都不敢组织,大家畅想休闲教育,这就是方向,所以这个标准五年十年之内起不了作用,但是有一个导向,大家会慢慢的研究和接受,而且休闲需要技能,任何一种休闲都需要技能,打麻将还得学一学呢,中国人现在休闲技能太差了,所以我总结了一句话叫“今天不会玩,明天就寂寞”,很多老干部好不容易退休了,什么玩的他都不会,所以就寂寞,一天到晚闹脾气,闹脾气就闹给家里人,所以像这些东西都是社会缓慢的实质性的转型。

五是国际化。国家标准委对大家非常支撑,前两天张司长大家专门找国家标准委陈刚主任做了一次汇报,他评价这个事是方向性的事,既然是方向性的事大家就往前推。而且大家也还在研究国际化的问题,本来休标委成立的时候,大家和国家标准委谈了一个愿景,在世界标准化组织要形成一个休闲标准化专业委员会,秘书处设在中国,大家来承担这个秘书处的工作,意味着国际上大家要领先。大家想弄二三十个标准再做这个事,但是标准委有人认为现在条件够了,所以那天大家汇报的时候专门把国家标准委国际部的一个处长也请过来说这个事。如果说在休闲标准化领域,中国在国际上能够领先,大家这一番辛苦也不白干,而且可以借助国际资源来推动。

最后是实施。大家现在实施的方式是试点方式,通过试点逐步形成影响,逐步扩大,逐步面上推广。没有形成渠道,有些事情反而能做的更稳妥和扎实。我一开始挺着急,习惯于国家旅游局的工作思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按照这个路数走可以。

总体而言,几年做到这一步,超出了预计,这里面一是技术委员会的委员们积极努力,各个方面都很支撑,在这里表示感谢。标委会人才济济,但有的时候有些事大家也顾不到,比如说生态专家,要涉及到生态方面的标准,毫无疑问应该吸引过来,学问专家,体育专家,涉及到都应该汲取,有的时候顾不到,有的时候有这个心没这个力,请大家谅解。二是对这两年试点过程中的几个地方也表示感谢,秦皇岛、青岛、西安、上海,在大家试点验证的过程中,各地很重视,首次会议,末次会议,程序很正规。不光是试点验证,也是一个咨询的过程,所以大家对这个事也比较满意。大家的目的就是一个,推动发展。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对这几个地方包括现在想采用标准的地方大家都表示感谢。

今天,面对大发展格局,面对大开拓的机遇,大家不能错过机遇。一个半官半民的机制,符合大家现在的状况,也能够更踏踏实实的推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